已经废了的陌繁

想写纯甜→写不出来→虐点...?→好吧虐就虐→下次我一定要写甜→想写甜→

【刀剑乱舞】搞事!搞事!搞事!

ooc
本文又名:
如何使刀进入绝望
如何打击刀
审神者千万不要当真..     

内含各种不正常、惨无人道元素,请仔细考虑确认要看后再观看。

1.烛台切光忠
(先说一句咪酱我对不起你)
第一步:把烛台切绑起来
第二步:把烛台切抬到厨房门外
第三步:让鹤丸去做饭
实验结果:烛台切惨哭当场,只能目睹厨房被炸而无能为力。
(后期修补小判花费:1000000000)

2.加州清光
(清光光我对不起你)
第一步:把清光的指甲油偷出来
第二步:把所有指甲油倒进一个盆子里,加水搅
实验结果:清光远征回来后发现东西没了会拎着刀出来,在看见一盆子红色不明物体后哭了出声。
(后期买指甲油小判花费:100000000000000000)

3.大和守安定
(安定定我对不起你)
第一步:想办法偷出安定的围脖
第二步:用第二条里盆子里的指甲油水去涂安定的围脖
实验结果:安定拔刀进行了全本丸制首落死
(后期修补小判花费:1000)(修刀资源花费:1000000000000000000)

4.歌仙兼定
(歌仙我对不起你)
第一步:召开风雅活动,邀请爱风雅的他来参加
第二步:让大家在一起风雅的算数学题
第三步:给歌仙的题特别难
实验结果:歌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后期修补小判花费:0)

5.石切丸
(papa我对不起你)
第一步:找来石切丸骑上小云雀
第二步:找来明石国行
第三步:让他们俩比跑步
实验结果:(玄学有几率是石切丸突然机动+10000)
(后期修补小判花费:0)

6.山姥切国广
(被被我对不起你,请你继续做我的运气王)
第一步:扯下被被的被被
第二步:把他的下巴挑起来,当着他的面大声的喊他漂亮。
实验结果:收获脸红的被被x1
(后期修补小判花费:0)

【刀剑乱舞】公主、骑士与龙

ooc

童话梗

看题目就知道是乙女向,玛丽苏可能?

龙鹤x公主审 

骑士药x公主审

总觉得蜜汁...

这是极药。

高能

  每个公主都会知道这样一个故事。

  有只龙会在公主长大之后抓走公主。

  抓在那阴森森的城堡里。

  囚禁。

                                                                                 ——题记
  

  公主坐在华丽的房间里,透过窗户看着窗外花园里的阳光明媚,喷泉里的水流淌着哗哗的发出响声,悦耳的调子让人很想去和着歌唱。

  然而公主只能坐在房间里,学习身为公主应该学习的一切,她不能出了这座宫殿,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陪她玩耍,好久之前认识的小骑士早就和她分开。

  还不如让龙来抓走她呢,毕竟这里的城堡和那里应该差不多,而且说不定在龙那里还可以出去玩。

  小小的公主想着,托着腮看着楼下有人经过,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

  公主想逃跑,想要去外面看看。

  但是也就只是想想,每天的匆忙,休息时间的短暂,让她完全没时间去策划。

  直到那一天她长大要被订婚。

  公主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人见人爱的模样让不少邻国的王子来求婚,之前国王是拒绝的,直到国王看中了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公主订婚的消息很快就传出了,宫廷里各种的议论,各种的准备,让公主有些喘不过来气。

  她不想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不想要被这样控制下去。

  在最需要准备的时候发生了最令人惊讶的事情,她不见了。

  是真的龙来接的她,就在那天她想出逃的晚上,龙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来到她的窗前,金色的竖瞳盯着她,朝她发出了邀请,彬彬有礼的邀请。

  公主答应了,跳上了龙的后背,感受到了那种在空中自由翱翔的快乐。

  她临走前留了一封书信,简单的纸条上是大家熟悉的娟秀的字迹。

  “我走了,和龙一起。”

  公主从没觉得生活可以这么快乐。

  龙生活在一片森林深处,有各种的小动物生活在四周。

  她每天不需要去学习繁琐的礼仪,可以快快乐乐的在森林里玩耍,和龙一起说话。

  龙可以变成人形,是一个很帅气的银色头发的青年,嘻嘻哈哈的样子很温和,但是总是喜欢吓唬她。

  他们过的很愉快,直到那一天。

  国王下达了指令,谁能救会公主就可以得到赏钱,还可以得到公主。

  于是骑士们发动了,有的为了钱,有的为了人,也有的两者都要。

  结果最后死的死,伤的伤,极少数回来的人吓得瞪大了眼睛,瑟瑟发抖的说龙可以化为人型,手里拿着的太刀锋利无比。

  于是经过一波的热潮后,没有几个人敢去救公主了。

  然后就有那么一天。

  曾经的小骑士全副武装,手里拿着短刀走向了森林。

  他遇见了公主,看着公主很快乐的在玩耍。

  “公主啊......你在这里过的很快乐吧。”

  公主说是啊,比起繁琐的皇宫她更喜欢这里。

  骑士不说话,偏着头看公主。

  “我的任务是把龙杀死,带走你。”帅气的骑士叹了口气,手里的刀终究还是没有举起。

  他走了。

  

  公主沉默了好久。

  她回到城堡,和龙诉说着他们之前的事情,诉说着他的到来。

  龙沉默了半晌笑了笑。

  “你喜欢就好。”

  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说话,干着手头各自的事情。

  公主默默地想着要去看看现在的国家。

  公主默默地想着她喜欢的骑士。

  

  事情就发生在那天。

  骑士还是来了。

  和龙打了一场。

  龙战败了,喘着气不说话。

  半晌,龙趴在地上终于笑出了声音。

  他说。

  “骑士啊,公主她喜欢你。”

  

  骑士带走了公主,留下龙一个人在森林。

  骑士和公主在一起,只留下龙一个人苟延残喘。

  龙活不久了。

  龙知道。

  染上了一身的血就不像龙了啊,这么狼狈。

  他笑着起身,换下了身上的衣服,挣扎着洗完,直到最后也要留下龙的尊严。

  “你知道吗?”龙说,“我爱过一个人。”

  “爱她就要让她幸福啊,所以我带走了她。”

  “所以我放走了她。”

  

【小狐审】狐狸的小店

ooc

突然想写的产物

设定很古怪,某饰品店店主狐x审(不要问我为什么是饰品店)

第三人称

短小无力

请叫我玛丽苏的化身

  踩着鹅卵石铺成的的小路上那厚厚的一层树叶感受着初秋的气息,听那正宗的枫叶在脚下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不知怎的她就漫步到了那小店前面。

  是个精心收拾过的小店,黄色和白色相间的漆,哥特式的彩色窗户,不大的店里透露出那种很让人安心的感觉。

  好想去看看啊,就像是被魔力吸引住的感觉,巫婆拿着有毒的糖果,可是糖果诱惑实在是大,让人不得不沉迷。

  于是从那条笔直通向前方的小路上拐了过来,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指尖划过带着野性的“营业中”的字迹,忍不住发出了轻笑。

  屋里传来了回应,是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那种磁性狠狠的吸引住人的心,带着熟悉的气息,虽然应该是没听到过。

  趁着对方从里屋走出来的时段,她踮起脚尖去看屋里,透过窗户只看见了光打进屋里映在地板上的彩色的光,一部分光落在柜台上照着那一排排好看的饰品,蝴蝶结成排,各式各样的眼花缭乱。

  门开了,趴在门上的她被吓了一跳,没把握住重心的向前微仰,踉跄了一下趴进了对方的怀里,扑上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隔着那身松散的衣服可以试到那精壮结实的胸膛,身上一股淡淡的不知名的香味,背上被那只手轻轻的搂住,是怕摔倒而增加的保护。

  向上瞟了一眼,她看见了对方含笑的红色的瞳子,太阳的光反射在他的脸上,照着那有弧度的勾起的嘴角,他头上两撮像狐狸耳朵的头发轻晃,银白色的光泽显示出头发的主人的细心的打理。

  “啊!抱歉抱歉!”随即就是有些惊呼的出声,从对方的怀抱中逃出,站直了仰着头脸色通红的望着对方,看着对方很爽朗的笑了笑,淡淡一句“没事的”带走了她的心房。

  跟着对方进屋,看着对方的手指修长轻轻的关上门,很熟练的走到了柜台前,打开了柜子拿出了一款蝴蝶结,手指轻轻的叩着柜台光滑的玻璃表面,虚眯的猩红色的眼睛里闪出了愉悦的光辉:“来试试吗?我觉得这个很适合您呢,亲爱的小姐。”

  那是款黄白相间的蝴蝶结,毛茸茸的白球挂在中间,两边的细腻的纹理,不大不小正好适合。

  她眨了眨眼睛,没抵住诱惑的去拿,却是没想到对方突然把盒子拿走,伴着那声蝴蝶结和柜子的相碰发出的轻响,她不知所措的又一次对上了对方的瞳子,那瞳子里正充满着戏虐的神情。下一秒,对方就拿起了蝴蝶结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看着她一步步后退,最后把她逼在墙角,一只手轻而有力的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把那个蝴蝶结戴在了那个最显眼的地方,宣誓主权般的存在。

  “很好看哦。”他的眼底突然浮现出了宠溺的神情,手指尖拂过了刘海儿,点在了蝴蝶结上,“喜欢吗?”

  她愣愣的点头,低下头去不敢看,目光有些失神的望着地板,看着那光照下来的颜色,暖暖的就像对方一般。

  “多......多少钱?”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她从怀里闪出,慌慌张张地想要去掏腰包付款,紧接着就看见了对方的手伸了过来挡住了她找东西的手,声线也随之传来,“不用了。”他这样说着,转身把她推出了门外,笑容不减的挥了挥手,转进屋里后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而焦躁。

  在屋里把手插在兜里,野性的红瞳像狐狸那样闪着光彩,转了几圈后忍不住浮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欢快的走向了墙边的一台固定电话机。

  “喂?三日月大人吗?”声音里还是满满地戏虐,好脾气的狐狸声音里全都是高兴,“我看见她了喔。”

  “啊?”对方显然没想到的一愣,但是随即恢复了过来,“但是啊......你别忘了......现在的我们,不能和她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率先挂断了电话,狐狸还是没有忍住笑意。

  默默的守着她也好啊,狐狸可不会缺乏耐心。

【假设】刀男人是你的...(1

ooc
才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呢
大约可以理解为刀男人们在现世中自己找了分工作?
男神x你
如果可以的话想把梗码成文???

1.压切长谷部
  那天的天气很好。
  你很高兴的跨入了新的学校,找到了教室,没过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你的新班主任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个男人。
  你抬头去看,正好对上了他的目光。
  没错他叫压切长谷部是一把非常好的刀平时在本丸里是(坐骑)主管事。
  没错他现在就站在那里和你大眼瞪小眼。
  然后下一秒他就反应了过来,走上讲台后缓缓地介绍着自己,和蔼可亲的样子十分的不像他。
  哦没错的,以后这个班不会好了。
  毕竟班主任老师会特别的听你的话。

2.三条家
  你是一个经纪人。
  那天接收到了一个新的团体。
  名字很正常,只不过是叫three strip而已,没毛病,真的没毛病。
  当时你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在准备第二天的会见。
  于是就看了看传来的他们的资料。
  只见上面写着
  队长:三日月宗近
  副队:小狐丸
  成员:岩融,今剑,石切丸
  顿时,你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是粟口田家AWT48的话绝对没问题啊,所以一群老头子跳得起来舞?(其实完全没问题的MMD很多)
  但是只能很无奈的接下来。
  于是,他们这么分配角色的。
  队长负责唱歌跳舞,颜值担当。
  副队负责唱歌跳舞,主力担当。
  岩融负责唱歌跳舞,装逼担当。
  今剑负责唱歌跳舞,卖萌担当。
  石切丸负责唱歌不跳舞,父爱担当。

3.鹤丸国永
  你站起身,准备进入面试场,看着前一个出来的伤心的应试的姑娘,心里有些七上八下。
  深吸一口气,你迈开步子进入考场,下意识的去看了看考官,眼睛就不由自主的停在了面前的那人身上。
  没错。
  他一头白毛一脸的认真,但是完全可以看出他眼神里埋藏的深深的搞事之魂。
  他也有些惊奇的看着你,随即开始了面试。
  一切都很顺利,你的紧张也不由得化为了想打他的心情。
  然后你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们面试都不成功。
  伴随着“滴”的一声轻响,天花板突然弹开,从上面掉下来一个巨大的小丑的头,“boom”的一声炸开了花,炸了你一脸。
  你很淡定的看着他,心里又加重了要罚他做内番的想法。
  于是其他考官惊讶了,你是唯一一个没被吓到的,直接录取。

4.龟甲贞宗
  今天是军训的第一天,你身为新生,领了需要的东西站在操场上等着教官来。
  大老远就看见那身白色军服,还有那一头的粉毛。
  你心里暗暗叫了一声不好,紧接着就看见那张看上去很认真的脸放大,变得熟悉起来。
  你们训练有个特殊的要求。
  做的不好的不会罚做,只是需要打教官就好。
  没错,是用小皮鞭朝着教官身上打。
  于是纪律性特别的好,没人犯错误,只有你会被他点名批评,然后被迫拿起小皮鞭去打。
 
5.明石国行
  你想找一个保姆,毕竟你最近很忙没空收拾屋子。
  于是就托同事帮你找了一个。
  当你看见保姆时你惊呆了。
  没错是明石国行。
  从他委屈的语调里你听明白了什么。
  大约是萤丸和爱染给他弄的,大约是为了让他勤快些。
  不用付工钱了呢。
  你这样想着,可是还是打算换个保姆。
  毕竟是他的话,可能你还需要再照顾他。

【刀剑乱舞】刀男人接过审做的食物后?(3

ooc
做饭不好吃的审
这貌似有些番外向
看着评论貌似反响不错就写了
(1
(2

1.开班授课

  “真的不能这样啊......请住手!”烛台切死死扒住了厨房的门,阻止审神者进入。

  “光忠你远征去吧。”审神者叹息了一声,随即目光变得决然,“长谷部,上,给我把他带走。”

  烛台切的手还是死死扣住门框,长谷部一时也无法拉开。

  审神者颇有些苦恼的摸了摸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安定!你过来帮个忙!帮完了所有剩下的饼干都是你的!”(梗参考前文)

  安定的眼睛里射出了精光,扔下了手里的扫帚就赶了过来。

  “欧啦—!”伴着一声大吼,烛台切被从门框上拉下来,扔在了一边。

  审神者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厨房,在烛台切痛苦的表情里愉快的唱起了歌。

  “得把东西收拾好啊!”一边这样说着的审神者一边把所有的东西摆放整齐,伸出手指清点着所需的材料道具。

  今天下午审神者的本丸烹饪教程就要开课了,不少审神者慕名前来,学习甜点的最高境界,吃死时间溯行军。

    “那么大家看好了哦!”审神者举着一个鸡蛋,把它打进了碗里,倒进了酱油,香油和陈醋的混合体,随即开始搅拌。

  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做了下去,直到每个审神者手里都多出了一盘不明物体。

  (来自大和守安定的微笑)

2.樱吹雪

  “这次我可是有认真的做喔!并且自己吃了感觉还不错!”审神者的眼里闪着金光,看着自家长谷部捻起了一块,很高兴的放进了嘴里。

  果然无论如何你都是会吃的吗......审神者心下泛起了感动,就看见长谷部吃了一口,随即身上飘起了樱吹雪。

  是被好吃到感动的?

  审神者感到了人生的春天和对于烹饪的真谛。

  长谷部微笑着做了个手势,带着樱吹雪飘然离去。

  台阶下。

  “这次做的会很好吃吗?我也想吃!”爱染国俊很惊讶的说着。

  “国俊别去,他那是拼命忍住不吐忍出来的誉。”萤丸表示已经看透了一切。

3.本丸商讨会议

  “那么,本丸第一次大型商讨会议开始。”长谷部严肃的敲着手里的板子,“我们来讨论下关于主做饭的问题。”

  他说完这话大家都低下了头,默默的不说话。

  “我觉得......我们要不要发动袭击,抢回本丸?”这样说着的是一期一振,此刻他正忧心忡忡的看着好几天没有吃好饭的弟弟们。

  “这事情还不是长谷部弄得嘛!”鹤丸国永表示很无奈,“从把小光从门上扒下来到樱吹雪。”

  长谷部的脸红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麻烦啊!”

  “先停停吧。”明石国行很难得的认真,他站起身来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我提议让孩子们去沟通,卖个萌什么的没准就解决了。”

  所有刀的目光齐齐集中在一期一的身上,盯的他有些发毛。

  “就......这一次啊。”

  众刀都松了一口气,随即开始热火朝天的讨论选哪把藤四郎去。

  “为什么不试试呢。”

  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寂静。

  是萤丸。

  小小的身体站在凳子上,一只脚踹着桌子,显得十分的英勇。

  “让同田贯去。”

  同田贯?

  大家都脑子一下子没有缓过来,但是下一秒就用聪明刃想通了。

  萤丸双手环抱肩膀,有些得意的说着。

  “他这种直肠子让主人受到打击的话,会停止这样的行为吧?”

  萤丸的身上飘起了樱吹雪。

  一期一拍板叫好。

  于是全员拟定了伤害审神者内心的大作战方案。

4.计划施行(接上条3.

  同田贯绕到了厨房,看着审神者愉快的把那可怜的肉片切的七零八乱,扔进了一堆的料子中,美名其曰“入味”。

  吓得不由得退后一步。

  好可怕......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审神者转头,朝他笑了笑。

  “要来点吗?”一瞬间同田贯是想拒绝的,但在看到门后众刃祈求的目光下,咬着牙点了点头。

  为了大家,我就牺牲一次吧......

  他闭上了眼睛,伸出手去接过了那一块点心,猛地塞入嘴里。

  同田贯正国,猝,死于食物中毒

  审神者惊叫了一声,急忙去晃倒地的同田贯,看着他幽幽睁开眼睛像是有了精神,长大了嘴巴。

  “要死了......好难吃......”

  躲在门后的众刃听见这句话,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

  同田贯你是好样的!

  骄傲!

  一会儿就去收手入!药研都准备好了啊!

  审神者愣了一秒,转头去看自己的锅。

  “出来吧,你们都在门后。”

  心虚的出来,站在厨房里看着颓丧的审神者。

  “有那么难吃吗......长谷部明明飘花了......”

  抢在众刀面前,机智的烛台切堵住了话题,并且把它转换了一个方向。

  “我教您做饭!”

  

【手合番记事】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ooc
我都写了些什么or
背景就是本丸

出场刃:同田贯正国,萤丸,(明石国行)

  夏夜。

  “拜托了,真的。”同田贯正国很难得的出现在审神者的房间,“请给我足够强大的对手。”

  他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脑海中出现着今天的手合番,作为对手的明石国行很划水的一边“哎呀”着,一边举起手里的木刀无力的挥砍,那样子就跟下一秒就要躺在地下睡觉似的。

  不忍直视。

  他多久没有认真的打一架了啊。

  于是就出现了同田贯很认真的看着自家审神者请求着来一个足够强大的对手。

  “足够强大吗......”审神者把手放在下巴上,认真的思考起来,“嗯......有了!”

  猛地站了起身,审神者打了个并不响的响指,很高兴的拍了拍同田贯的肩膀,“哈!惊喜!明天就告诉你!”

  同田贯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审神者,然而下一秒就被推了出去。

  会是谁呢......

  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同田贯不由得仔细想着。

  是一期一振?那个很可靠的太刀,战力不错,他还记得那次大阪城他的拼命,一看就是个热爱战斗的人。

  是大和守安定?战斗起来就很可怕的大和守其实应该很合适呢。

  是长谷部?机动特别高,如果是被主人吩咐了的话应该会十分拼命。

  然而都不是。

  第二天早早就开始手合番的同田贯直直的望着审神者,在愣了半晌后才看见一个刀柄。

  没错,是刀柄。

  顺着刀柄往下看,才看见那张小巧的脸庞,银色的短发,绿色的瞳子,圆圆的脸庞十分可爱。

  “切,我不和小孩子打架。”扭过头去边笑边说这话的同田贯没看见萤丸绿色的瞳子猛地一闪,露出了凶光。

  小孩子.......个子矮.......

  萤丸的手放到了刀柄上,准备好要说的话憋了回去,阴沉沉的换成了一句“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实力。”

  “不使出全力的话会受伤喔?”同田贯笑了,完全没把眼前的孩子当回事,手里的木刀轻轻晃着,内番不能换搭档什么的真的好烦啊,他可一点也不想陪小孩子玩。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萤丸猛地拔刀冲了上来,在靠近同田贯的时候一个转身,从他身后划了过去,手里的大太刀砍了过来,紧接着他一脚蹬在了墙上。

  同田贯堪堪接下那一击,心里却还是没有过多的在意。

  是自己太疏忽了吧?

  他这样想着,手腕翻转着去挡萤丸的刀,看着萤丸的攻击越来越猛。

  被砍到了膝关节,生理的反应使同田贯有些站不稳,膝盖处的麻苏感让他开始抱怨人体的不堪一击。

  真是不能小瞧啊。

  一刀能砍三个的大太刀......

一个愣神就没有防好,接下来就变成了萤丸的单向进攻,节奏把握的很好,让同田贯找不到机会反攻。

  真是的......同田贯咬牙看着萤丸又一刀砍了过来,力道大到直接在他的刀上留下一道印痕,要不行了吗?这样想着的他看

就见了萤丸眸子里闪过的光,那光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萤丸的刀。
 
  “啪。”手里的刀碎成了两半,同田贯的身体被那强大的推力推的向后走去,重心不稳的差点摔倒,然后他就看见萤丸像是

被自己绊了一跤,摔倒在地上。

  “哇疼!”还带着孩子气的配音。

  ......

  “又有事情吗?”审神者瘫在椅子上,看着脸红的同田贯有些心累,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同田贯,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

  “那个......请让我......明天继续和萤丸手合。”

  审神者笑了,悠悠的踹了一脚公文桌,让身下的转椅转个圈,把身子转过去。

  于是同田贯的视角就是审神者埋在椅子里,只露了个头顶。

  “你对力量有了认知吗?进步了喔。”声音猛地低沉下去,审神者随手捻起了牡丹饼,随即站起身来塞进他的嘴里,“想得

美。”

【刀剑乱舞】刀男人被审强制拉去漫展后?(加特典

ooc
想到谁写谁
现世中没有刀系列

1.物吉贞宗
  物吉一边说这抱歉的话,一边把手伸进了抽奖箱。
  三分钟后。
  “小兄弟我求你了你别抽了好不好啊......”老板一边哭着一边抱住了箱子。

2.加州清光
  被强制穿上了小裙子,清光在展子里随意走动着。
  “照相可以吗?”
  于是清光摆了一天的poss。

3.一期一振
  还是出阵那身衣服的一期一只感觉四周传来了惊艳的目光。
  他为什么这么帅!
  被问了一天cos的是谁,以及毛怎么这么好,美瞳怎么这么好等。

4.和泉守兼定
  很认真的满场子走着,一路上不断摆poss扔撩人手势。
  他真正体会到了那种,
  偶像的感觉。

5.鹤丸国永
  没来过现世的新奇感使鹤丸整个人都变得极度兴奋,四处的跑。
  十分钟后鹤丸被强制赶出展子。

6.爱染国俊
  听说是庙会一般的东西就跟来了,被各种小姐姐夸帅气可爱。
  只是他不明白庙会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比如为什么自家主不让自己去买摊上的书一类的东西。

7.萤丸
  放下了本体刀的萤丸一秒淹没在人群中,打击超高也没有挤出来。
  被找到的时候是阴着脸被一个大姐姐摸着头安慰着。

8.压切长谷部
  满脸都是你敢靠近主我就弄死你的表情。

9.特典
  撞脸什么的就可怕了。
  小狐丸看着对面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禁低下头去,别过脸去看自家主人表情的惊异。
  碰上了.....对面审神者也带着小狐丸......
  这真是有些可怕。
  审神者这么想着,有些僵硬的打了个招呼,看着对面小狐很警惕的把衣领子向上拉了拉,躲开群众的目光。
  还好没被人发现。
  然后就听见了一个声音。
  “哇,双胞胎吗?”

【六一】当刀男人过61

并不打算怎么侧重写短刀们
我其实比较想写老头子们是什么反应orz
ooc

1.三日月宗近
  听说了要过这样的节日他愣了愣。
  “老头子就不和你们一起过了啊~哈哈。”他这样说这眯起了眸子,“这不应该是小姑娘你的节日吗?”
  说完这句话就被强行拉着去跳舞了,而且是兔子舞,带着兔子耳朵跳了一个晚上。

2.鹤丸国永
  喜欢新鲜事物是吧?
  喜欢惊吓是吧?
  鹤丸国永被锁在屋子里把喜羊羊与灰太狼全集看了一遍。
  六一快乐啊鹤丸。

3.岩融
  陪今剑一起过节,带着今剑四处跑最后停在了锁鹤丸的屋子的门外。

4.乱藤四郎
  唱歌跳舞换小裙子,今晚的乱酱是主角!

5.压切长谷部
  晚会有一环是玩游戏,谁输了谁吃牡丹饼。
  长谷部玩了一个晚上没赢过,还偏偏一直被拉着玩。

6.博多藤四郎
  计算六一的开销是否过多。

7.明石国行
  被萤丸拉着去看萤火虫,结果在草地上睡了一个晚上,回来时是被萤丸单手拖在地上脸朝下回来的,而且睡的很香,根本没醒。
 
8.一期一振
  给弟弟们发礼物还不忘了给婶一份。(国欠哥

9.大俱利迦罗
  “我可没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结果被灌了酒比谁说的都多。

【刀剑乱舞】刀和婶互换了身体?

ooc
想到谁写谁争取全写一遍
各种奇葩事项出现,请注意

1.药研藤四郎
  审神者从梦中醒来,揉揉眼睛却是发现四周的景物不对劲。
  这是......哪里啊......
  四周都是均匀的呼吸,在旁边的床铺上,清楚的看见了粟口田家的短刀们的脸。
  有些不可思议的抬手,却是发现那不是自己的手。
  眼前有些模糊。
  摸了摸身旁却是发现了一副眼镜。
  是药研啊......
  身体互换了?!
  像是刚想起来一样,审神者从被窝里跳起,转身跑出了门,在拐角处碰见了慌乱的自己的脸。
  “大将......”那个熟悉的自己的声音传来。

2.压切长谷部
  坐在公文桌旁,看着那张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了毕恭毕敬的神情,好像动一下都会出事情。
  “你继续就好。”审神者看着长谷部犹豫着拿起笔写了一个字,忍不住发出了叹息,“这样子真的能按时完成吗?”
  就看着他神情一振,但是到底还是不敢下手,脸庞持续变红。
  “听主命。”
  (换个不明不白的视角就像是长谷部抖s把婶婶的脸弄红划)

3.明石国行
  是被婶从被窝里揪出来的,迷迷糊糊睁眼就看见自己的脸精神抖擞和生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果真是互换了身体呢......”看着那张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不属于自己的表情,明石国行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懒死的明石直接挥了挥手:“像之前那样就好了......我是近侍然后你去整理公文......”
  这个提议真是太好了,于是明石被放回了被窝。

4.五虎退
  被五只小老虎给咬起来的,它们抓着衣服脚怎么也不松口。
  “起床啦~”伴着熟悉的一期一的声音,睁开眼就看见窗外阳光射了进来。
  这么晚?!
  然后就感到了眼睛视线的阻碍。
  “今天小退起来的好快呢!”听着一期一温柔的声音,审神者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忍住没有叫出声,伸手摸了摸刘海。
  真的是......变成了五虎退?!
  真正的五虎退睡觉ing......

5.鹤丸国永
  醒来的时候,是被某鸟戳起来的。
  那张自己的脸得意洋洋的看了过来。
  “这真的很惊吓!身体互换了呢!”
  这样说着的他笑了。
  随后就看见门“砰”的被打开,爆炸头的光忠扛着菜刀走了过来,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主你让开,这是我和他私人的恩怨。”
  “我才是审神者啊......”
  光忠揉了揉爆炸头让它稍微的顺一点,扭头正好对上了某鸟得意的样子。
 
6.物吉贞宗
  嘱咐了物吉好好待着,别告诉本丸里其他人互换了身体,随即假托自己买东西出了门。
  体会到了那种,自己很欧洲人的感觉......
  审神者激动到要哭了出来,彩票小判五百万啊五百万!

7.膝丸
  大老远就听见了髭切的声音。
  “腿切!”
  还是在叫错吗.....
  随后就看见真正的膝丸闪了出来。
  “膝丸!是膝丸啊兄长!”
  髭切版一脸懵逼.jpg

【刀剑乱舞小盘点(2】那些年的飘逸的长发

盘点(1
ooc

1.小狐丸
  (首先花样赞美他)
  小狐丸有着一头顺滑的长发以及他的语音里可以听出他对这头毛的爱护。
  他虽然我不知道他那么爱护毛为什么毛还这么炸。
  虽然看上去光泽真的好好。

2.数珠丸恒次
  头发真的好长啊......
  看起来很亮???
  反正感觉打人会很疼。

3.和泉守兼定
  整天有人给他梳头发(划掉
  一头黑毛特别长
  真想抓一把试试手感。

4.大和守安定
  安定......
  炸毛的
  单马尾其实毛并不会很长。
  但是炸毛真的好可爱哈哈哈入选

5.蜂须贺虎彻
  二姐一头粉毛,身为真品却意外的非洲。
  扯回正题。
  内番时扎起高马尾感觉真美qqqvq。
  顺便一波设定集上原设有双马尾???感人。

6.江雪左文字
  江雪的小刘海儿好可爱qqqvq
  毛好顺呐好棒
  僧侣洗头用飘柔

7.今剑
  三条dalao的毛
  一直好奇眼睛是怎么透过毛的。
  头发好长能到脚根!

8.长毛太多不写了orz